伟德体育下载

 首页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锦屏回忆——写在锦屏水电站工程荣获2019年国家优质工程金质奖之际
来源:水电十一局 作者:许安强 时间:2019-12-17 字体:[ ]

2019年11月,从中国施工企业管理协会获悉, 水电十一局参建的四川雅砻江锦屏一级、二级水电站工程荣获国家优质工程金质奖。锦屏水电站施工的艰辛,埋在每一个参建者的心底。借助亲历者的记录,越过时间围栏,去重温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团结、特别能奉献的锦屏精神。

那时,我局决心从四川雅砻江锦屏一级水电站起步,用业绩说话,在雅砻江流域开拓出一片新的市场天地来。2004年到2006年,我前后四次去四川锦屏一级水电站采访。第一次去采访,是应王宗敏局长的要求,他去调研,被锦屏施工局干部职工的事迹深深打动,继而要求局新闻中心局电视台宣传鼓励,因为在锦屏水电站工地上的水电十一局人太苦了,为了企业荣誉,他们是一群时代英雄,需要我们宣传报道,凝聚强大力量,树立企业自信。

在我局四分局承建的锦屏水电站进场公路8号、2号、6号项目施工(按进场先后顺序排列)中,施工物资运输都是采用原始的马帮驮运。山峰直插云霄,山间根本没有现成的道路,最初的羊肠小道都是由那些瘦小却生性倔强耐劳的川马一趟趟翻山越岭踩出来的。就这样,小到施工用的水泥、砂石,大到建筑钢模板,在马铃叮当中,日复一日向山腰一趟趟运输。山势险峻,只要脚下一不留神,就会坠入万丈深渊。听到介绍,每天运货的马帮至少要损失两三匹马,不禁对人类改造开发自然河流的抗争精神,对川马的牺牲精神怀了敬佩之情。

我们的采访和拍摄要到现场去,走羊肠小道是每天的必修课。一路上,有许多用钢管架子搭成的简易“天梯”,呈七八十度,上下十分费劲。电视台的同事李锵扛着十多公斤重的摄像机,我背着三角架,肖德清主任挎着相机和各类电池。每个角落我们基本上都要跑到。对于视频拍摄,李锵一丝不苟,总想抓到最好的画面。他选择多个角度拍摄,这就要到很多地方提前踩点儿,直至选择出最佳位置。那时他体形稍胖,走一趟下来,汗流浃背。但从未叫过苦,还不时讲一些轻松幽默的笑话来调侃。

李锵眼里只有拍摄,只有工作,竭尽所能通过摄像机把珍贵的画面留下来,没有领导眼里所叮嘱的危险。一次,我们行走到一段刚爆破过的悬崖峭壁,危石犬牙交错,仿佛张开的虎口,摇摇欲坠。前面领路的副局长金万福安全意识很强,只看一眼,便头也不抬,匆匆穿过悬崖段。他以为我们会像他一样,迅速避开潜在的危险,回头一看,却没有看见李锵。定睛细看,发现李锵在悬崖下停了下来,调好了镜头,全神贯注地拍摄呢!

因为这事儿,我们后来被局领导严厉批评:“安全第一。也不看看环境危险不危险?那些巨石随时会落下来。是生命重要还是你的拍摄重要?”李锵只是抱歉地笑了笑。对他来说,用镜头捕捉画面有时可能比生命重要吧。

我局施工的锦屏一级水电站左岸导流洞在施工时,突然出现大塌方。在组织抢险的过程中,我们一次次进洞拍摄。隧洞内积水没过膝盖,烟尘弥漫眼睛,噪音震耳欲聋,导流洞随时会有余震,因为小的塌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出现。但我们心里只有拍摄,只想记录下真实的施工资料,反映真实的施工场景。

隧洞里的潮湿和阴冷都被我们抛在脑后,而是想方设法组织施工拍摄。李锵追逐着采访对象,大声地交谈,录下现场同期声。我则飞笔记录,不断提问。大家一忙起来什么都忘记了。现在想想,那些施工镜头十分珍贵,那些人物采访那么投入、表情自然,他们的讲话像喷泉一样自然流淌,毫无拘束感,也许是我们的工作态度打动和感染了一线职工,让我们与他们紧紧贴在一起,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我们在一线,我们和他们在一起,并大都选择了在施工现场采访,干部职工受到莫大的鼓舞,因为他们正在被关注,将被千里之外的后方亲人看到并深切挂念,这是一种巨大的无形力量。

后来制作出的锦屏系列三部专题片之所以能够打动人感染人,或许是因为这些镜头里包含了最真实质朴的施工画面,是我们拿生命去换的珍贵施工影像资料,而这一切都源于对新闻工作的尊重和执着,源于内心对企业宣传工作的热爱。

最后一次去锦屏水电站工地时,锦屏水电站施工和居住条件已经得到很大改善。从陡峭的雅砻江江边的简易房搬出,远离了每天24小时的机械轰鸣声。四分局部分职工陆续从进场公路项目转到了营地楼房建设施工项目上。在群山环抱的一片稀缺空地上,由四分局承建的楼群拔地而起。与峡谷里的轰鸣相比,这儿静谧得像是一个世外桃源。这也是将来建设锦屏一级水电站大坝水电工人的生活家园。

为了更好地表达楼群的气势,我们察看周边地形,决定上到最顶端完成一个全镜头拍摄,而且是延时拍摄。最顶端是一个类似于电视发射铁塔的装置,但因为它最高,我们必须爬上去。看上去,它能够勉强经得起两个人。我是有点恐高的,心里犹豫不决,在李锵的带动下,我们坚持爬到了塔顶。

一直在上面拍摄了一个小时,纪录下了楼群和群山的壮观,拍摄了天上流动的斑斓云彩。但下去的时候,才感觉我们爬得实在太高了,腿也软了,浑身提不上劲儿。最后,不得不歇息好大一会儿,才慢慢下到地面上。那时,我们还年轻,虽然累一些,但觉得能拍到最好的画面这就值得。

记者心细,更要有一颗柔软的心。敏感而富有同情心,才可以很快与被采访者打成一片,从而深入采访对象的内心。李锵似乎天生具备这样的能力,总能在三言两语之间,用不经意的话语,拉近与被采访者的距离,轻而易举地掏出对方的心里话。记不清是第几次到锦屏,那天天冷,我们在江边一个工作面拍摄,这是一个十分简陋的营地。三五顶塑料帐篷,两个支起的露天大锅就是食堂了,地上是燃起的煤炉火。

作为施工单位,我们心里十分清楚,这是工程分包队伍的营地。在群山之间,要想离工作面近些,几乎没有开阔的平地,只能选择在江边的险滩上一小块平地临时凑和居住、生活。李锵和我拍了几个镜头后,正要离开时,从帐篷里跑出来一个男孩儿,五六岁的模样。年轻的母亲在屋里忙着做饭,小家伙儿看到我们,一下子愣住了。他是大山的孩子,特别是看到摄像机,露出羞涩、害怕又好奇的复杂眼神。我们走上前去,与小孩子聊了起来。但小孩子似乎不是当地人,听不太懂,只用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我们。

小孩子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头发乱糟糟的,流着鼻涕,脸上泛着高原红,尤其是那双小手儿,冻得红肿,有的地方已经皴裂,渗出斑斑血丝儿。他的母亲走了过来,很惊慌地看我们,想必是孩子饿了,想要从煤火里扒出黑乎乎的土豆来,她有些不放心……

李锵突然没有拍摄下去的勇气了,迅速转身离开。我赶上前去,发现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孩子的爸爸一定在锦屏水电站某个危险的工作面上,为了支撑这个温暖的家庭而不知疲倦地工作。他一定是孩子的偶像,是妻子的思念,是全家的天,也是唯一希望。

同情的泪水惹得我也难受起来。那一刻,我们的心情十分沉重。锦屏一级水电站开发建设,有各大央企施工队伍,也有大大小小的私企,更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分包队伍。最能吃苦的是这些在一线施工的分包队伍,他们大多由农民工组成。生活条件简陋,到这深山里讨生活,养家糊口。本身又承担了极大的安全风险。因为,我们得知,在不久前的雨季,锦屏水电站发生过一次较大规模的泥石流,一个分包队伍的营地因为地势低,没有来得及撤离,大家都在为这件事揪心,这也许是令李锵动容的原因吧。

人无高低贵贱之分,只有从事职业的不同。人格之所以高贵,是因为面对世界,我们每个人的反应不同。人本真的真诚和怜悯是最可贵的。富有同情心,时刻反思自己,引用最近较为流行的一句话,“无问西东”,只有尊从自己,才能更加珍惜我们今天拥有的一切,才能激发我们更好地热爱本职工作。

现在,农民工的待遇普遍改善。党的十九大更是把农村脱贫作为考验执政党能力的重要指标和重大任务,列出了时间表。各级政府推出许多项政策向贫困农村倾斜,农村脱贫已经进入攻坚阶段。乡村振兴,农民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十几年过去了,我和李锵在锦屏水电站唯一的一次流泪,仍然深深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锦屏水电站


左岸导流洞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