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体育下载

 首页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冬日也有花儿俏—— 讲述成都院西藏查勘女工程师的故事
来源:成都院 作者:杜长劼 时间:2019-12-23 字体:[ ]

冬日的成都,暖阳惬意,银杏正黄。

此时,成都院的一个查勘小组正在西藏开展前期工作。

查勘任务重大,成都院规划、地质、水工、施工、移民、环保等专业成立工作组,赴藏开展现场查勘和调研收资。

山南,行路难

声声慢,西藏山高路远;行亦难,南域地广风寒。

前往的准巴乡附近还在修路。查勘工作组车队一行7台车,小心行驶在蜿蜒的道路上。公路崎岖回转,有多处正在施工。刘岩、唐碧华、李梓嘉三位女工程师乘坐的车里,藏族司机它金师傅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听着对讲机里传出的前后车路况信息,不时和车队司机们相互提醒。她们面色轻松地聊着,毫无在高原上的倦意。

“我昨晚上整理了下,规划专业从山南水利局拿的资料还不够,回去的时候还得拜访他们呢。”

“这次综合规划、水电规划、河湖管理范围划界一起做,还要帮助地方统计复核现有小水电情况,资料要很全才行。”

“我看大家这一路一直讨论工作。休息休息吧,看看我拍的照片。诺,我们路过的亚堆扎拉山垭口,海拔5025米,和四姑娘山大峰一样高啊!”

话还未落音,砰!一声巨响,一块盆口大小的石头卷携着小石子,从右侧边坡飞下,撞击在车前引擎盖上。石子噼里啪啦如同落雨,不由分说击打在风挡玻璃上。它金师傅倒吸了一口凉气,来不及任何思考,微微向右转头,余光瞥视了一下边坡上方。一块石头或许只是前兆,若是大规模塌方,停在此处后果将不堪设想。它金师傅深踩油门,向左带了一点方向,冲了出去。仅三五秒,却格外漫长。坐在右后座的唐碧华正想抬头看看情况——哐!身边的车窗玻璃碎裂成了网状。

等回过神来,车已经开到了安全地带,它金师傅回头急切地询问大家安危。万幸大家都无恙,但这位藏族大哥还是难掩满脸的自责。

林芝,夜未眠

云作旗,风为伴;攀高山,下深潭。

海拔陡增,连续作战。夜宿斗玉乡政府的时候,刘岩有了感冒的症状。

住宿条件不好,女工程师们挤在乡政府干部临时布置的一间房里。刘岩担心咳嗽声影响大家休息,硬生生憋着,发出沉闷的声音。

五点刚过,唐碧华的手机闹铃响了。当她看到垃圾桶里刘岩吐出带血丝的痰,原本悬着的心提得更高了。

六点,天还未亮。查勘组大部队统一出发,在海拔3000至4000米的区间沿途继续工作。领导不允许刘岩下车,但她还是摇下车窗,不时拍照记录着。

中午到达扎日乡卫生院的时候,刘岩已经显得有些虚弱。卫生院的大夫询问后,判断为肺气肿的可能性很大,建议到县级医院救治。唐碧华端来了一碗清汤的面条,刘岩没有多少胃口,不想吃饭。唐碧华给她加油:“这一碗可不是饭,这是治病的药啊。”早上就滴水未进的刘岩微微一笑,接过来鼓着劲儿吃了大半碗。

简单商议后,工作组组长石定国决定,唐碧华陪刘岩前往朗县人民医院,其余工作组成员继续原定计划开展工作。

它金师傅载着刘岩和唐碧华全速赶往朗县时,成都院各路力量也迅速响应起来:设计分公司领导、安环部随时跟进情况,雅中加查项目部同时派车,带着高原常用药赶往朗县,成都院米林基地也做好了准备,等待进一步安排。

朗县人民医院接诊后立即查血、拍片。结果很快出来了,医生略有担心地告诉唐碧华,刘岩已经确诊为肺气肿,情况严重,必须赶紧转院到条件更好的医院。和后方紧急联系后,考虑到海拔和条件,选择去距离最近的林芝市区。出发时已经是下午五点,一路上虽是西藏江南的风光无限,但大家早已没有看风景的心情。

华灯初上的林芝市,当看到夜色中“急诊”的红色十字灯光越来越近后,大家才稍微踏实一点。等检查完开始输液治疗,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原本就虚弱且奔波一天的刘岩喘着沉沉的粗气。

“刘岩,还好吧,难受就一定要说啊”,唐碧华把点滴的速度调慢了点。

“没得事,你放心睡吧。我是‘老西藏’了,能扛得住!”

唐碧华嘴上答应了,心里还是不放心。她知道肺气肿在夜里有可能加重,一点也马虎不得。睁了睁自己重重的眼皮,看着随时要换药的点滴。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一下清醒过来。

唐碧华掏出手机,看着女儿晚上打来的未接电话。她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丈夫:“查勘一切顺利。明天如果有雾霾,记得把口罩给娃儿放在书包里。”

一夜未眠。

医院,病床前

生活,互信互助,战友情谊;工作,忘寝废食,探源求理。

第二天一早,医院还没正式上班。它金已经到了病房门口,透着玻璃张望。

“好着呢?”

“放心吧,好着呢!”

听到回答,它金紧皱的眉头这才稍稍舒展开来。

它金手捧哈达走到刘岩的病床前,轻轻道了一声“扎西德勒”。他敬佩眼前这位来藏区高原工作的女工程师,更希望她能早日康复:“工作要好好干呢,身体也要早早好呢,你们都要把身体保重好啊!”它金或许不善表达,他只有献上藏家儿女最高的祝福,希望她早点恢复健康。

跟着它金一起到来的,还有一锅熬了一夜的鸡汤。

原来,连续开车一整天的它金师傅也度过了一个不眠夜。

没睡几个小时的刘岩心里却有些着急起来。她作为西藏相关项目的设总,这次查勘应该收集很多资料,全面了解实地情况。心里挂牵着任务,怎么也躺不住了。她请唐碧华帮她取一下行李箱里的电脑,唐碧华愣了一下,“放心,任务有人做,你就好好休息吧。”

“径流特性还是要掌握清楚。我们这涉及到几个方案,这么好的几个点一定要规划好......”刘岩好像没听到唐碧华的话,伸手就要去拿开自己吸氧的面罩。唐碧华着急上前去,一把按住了她的手:“好好好,都听你的,我给你拿电脑就是了。”

打开电脑的刘岩一下子来了精神,笔直坐在病床上,盯着资料……

没多久,正在西藏出差的设计分公司总经理夏勇也闻讯赶来医院。飞机一落地,他就打来了电话,着急询问刘岩的病情。当看到精神还不错的刘岩,和医生详细询问了情况后,他才放下心来。

成都,谈笑间

春去秋来,数度绿荫坠黄叶;星移斗转,几多青丝添白发。

听到这段故事的时候,是在唐碧华的办公室。临近下班,她的女儿放学后也顺路过来了。

“乖乖,你先写会作业,等妈妈把手里的事做完。今天你刘岩阿姨请客吃饭,我带你一起去。”

母亲对孩子说着几句再平常不过的话。而她的女儿可能丝毫不知道,她的妈妈和同事阿姨,才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

无数位相似的母亲,无数个相似的场景。二十多年前的二滩,初为人母的年轻人背上行囊离家,给还没断奶的孩子录下一盘自己声音的磁带,让襁褓里的孩子能时常听到母亲的牵绊;十多年前的溪洛渡,一位母亲把刚上小学的女儿托付给家人,毅然踏上工地,而她的丈夫是溪洛渡技术负责人之一,也要常年驻守工地;几年前的苏布雷,同样是一位母亲,毅然踏上非洲那片热土……

苦情不苦,情有余温。她们,成都院从未忘记。

这是一群怎样的人啊。是穿越蚂蟥林、爬过老虎嘴、过了大拐弯之后,卸下身上严严实实的包裹,揪出脖子上和裤脚里的蚂蟥,相顾而视,拿出白酒从头上浇下的洒脱与宽慰。是徒步墨脱之后,看着蓬头垢面、手脚挂彩的彼此,经历千难万险还能平安度过的那种百感交集,放声大笑,却止不住热泪盈眶的相拥而泣……

苦中作乐,苦亦乐。他们,成都院从未忘记。

这就是成都院平凡而不平凡的人。标准在变,技术在变,对工程一线的责任感和关注度从未改变;工程在变,设备在变,一路走来的初心和使命从未改变;时代在变,环境在变,几代工程人言传身教、耳濡目染的气质从未改变。

几代前辈,一路走来留下了厚重的脚印,留下了岁月铸就的工程。江河由青春记载,大地被脚步丈量。有白发苍苍的感动,有朝气蓬勃的青春,有尘封的历史,还有鲜活的当下。四千多人组成的成都院,工作散布在五湖四海。成都院的“4000”,由每一个大写的“1”组成,每一个“1”,为人子女,或为人父母,在自己的岗位上踏实工作,怀揣一份责任努力向前。每一份为了集体的付出,有温度,有力度。而正是这点滴努力,才汇聚为成都院奉献这个伟大时代的热浪洪流。

年关将至,祝刘岩早日康复。也祝所有的“你”,工作稳中有进,生活平安喜乐。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